极速快三>文艺>文学>热点推荐

“《鲁迅全集》之后最有分量的就是《汪曾祺全集》”

时间:2019年01月18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何瑞涓
0

  

  历时八年,人文社版《汪曾祺全集》出版,收文最多,底本考究,校勘精良,篇篇有题注——

  “《鲁迅全集》之后最有分量的就是《汪曾祺全集》”

  历时八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倾力打造的《汪曾祺全集》终于面世,并于1月10日北京图书订货会期间举行发布会。全集收入迄今为止发现的汪曾祺全部文学作品以及书信、题跋等日常文书,共分12卷,其中小说3卷,散文3卷,戏剧2卷,谈艺2卷,诗歌及杂著1卷,书信1卷,并附年表,计400多万字。

  汪曾祺从1940年开始发表作品,创作生涯历经半个世纪,跨越不同时代,前承五四新文化传统,师从沈从文,后启寻根文学回归民族传统的思潮。他的创作,小说、散文、戏剧、文论、新旧体诗等诸体兼备,皆取得很高的艺术成就,堪称文体家;又兼及书画,多有题跋,以博雅名世,深受读者喜爱和文学研究者的普遍关注。

  “鲁迅之后,一个作家的作品可以反复阅读的并不多,有的作家只有一两部或者一两篇能反复阅读,但汪先生几乎所有文字都可以反复阅读,我个人心目当中, 《鲁迅全集》之后最有分量的就是《汪曾祺全集》 。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院长、学者孙郁指出,五四新文化运动后,文学有各种各样的选择,也有各种各样的传统,汪曾祺这里发生了变化,他把中华文化当中最温润的那些东西给召唤出来,成为我们当下社会最亟须的精神营养;在审美方面实现古今打通,几千年汉字书写的魅力与经验,在他笔下调试出最有现代性的东西,文字非常有魅力,衔接了六朝以来中国文章的气脉;他又有很高的智慧,在世俗社会里能发现美且又超越世俗,“所以那么多人喜欢他,是因为他在没有意思的地方发现有意味之处,他创造一种美,使我们感觉到生活如此美好,用美的东西去克服黑暗,汪先生这样一种品质是我们当下知识分子特别是作家非常稀缺的。他是非常难得的、不可复制的一位伟大作家,他是我们民族的财富” 。孙郁表示, 《汪曾祺全集》的出版,一方面让一代代年轻人通过阅读走进汪曾祺的世界,从而更加热爱我们的文化,另一方面会对当代文学研究尤其是汪曾祺研究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据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应红介绍, 《汪曾祺全集》经钩沉辑佚、考辨真伪、校勘注释,精心编辑,呈现三大亮点。一是全集贵“全”,收文最多。相较于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汪曾祺全集》 ,该全集有大量新发现的佚文收入,包括小说28篇,散文卷、谈艺卷新收文章合计100多篇,剧作7部,诗歌比北师大版多169首,其中40余首从未见于汪曾祺作品集,书信卷多收238封。该全集不仅收入汪曾祺创作的文学作品,也收入了他整理的民间文学作品,以及书封小传、题词、书画题跋、图书广告、思想汇报等日常文书。这些新增内容,一部分由汪曾祺子女提供,一部分由学者陆续在报刊上发现,还有一部分是人文社向社会广泛征集而来以及根据线索追踪查找到的,极大丰富了汪曾祺作品与文稿的数量。二是讲究底本,校勘精良,倾力打造汪曾祺作品新善本。全集中文学作品以最初发表的报刊版本为底本,少量未发表作品以手稿、油印本为底本,以作者生前自己或他人编订出版的、比较优良的作品集或手稿作为参照校本,进行校勘,改正文字的错、漏、衍、倒置及标点错误,确保为读者提供一个原汁原味而又编校精良的汪曾祺读本。为了守住底本规矩,各卷主编在全国南北各大图书馆搜求,踏破铁鞋;校勘校订文字,也是考验细心耐心的慢功夫,拿着放大镜,摊一桌书,是编辑工作经常的情景,常常为辨认一个字、校正一个字而欣欣然。三是每篇都有题注,提供每篇作品的版本信息。题注交待原载及收入作品集、文本改动、笔名等版本信息;书信题注介绍收信人简况;部分诗歌在题注中交代了必要的创作背景及由编者所拟诗题情况。通过题注,每一篇作品的版本情况基本厘清,短短几行或一句话,背后却往往是费时费力寻找版本信息、耐心细致比较不同版本的更改情况等大量幕后工作所得出结论,体现出全集的学术性。

  几年来,“汪迷”们翘首以盼,不断催促着全集的出版,也有“汪迷”留言说:“不要理我们,你们慢慢开花,我们等。”令编辑团队倍感压力的同时也颇为感动。八年来,一些做全集的老编辑退休了,一些编辑从黑发到满头灰白,艰辛自知。《汪曾祺全集》主编季红真表示,编纂《汪曾祺全集》是一种缘分,从上世纪80年代读大学时开始阅读与追寻汪曾祺,四十多年来一直处于痴迷状态,最大的困惑是面对的不是原典,而是各种被修改过的版本,如为适应政治意识形态被修改,或由于汉语规范化阅读,由繁到简而修改,不能窥见作家的原貌。“在这种情况下出版忠实于历史、返归原典的一套书,是对历史负责、对作家负责,也对后人负责。”她指出,在编纂操作上,“全集不全”古来如此, 《汪曾祺全集》是结构性全集,收入了最全的类别,搭起来结构,以后如果有新的佚文可以继续增加,为未来增补保留了空间,而且统一底本,未来年轻人做更深的校注和研究时不需要再自己去整理版本问题,也是全集在学术方面的贡献。

  汪曾祺的儿女汪朗、汪明、汪朝也来到发布会现场。汪朗笑称父亲“太不像话了”,“我们家老头儿,一辈子写的东西随写随扔,对自己的东西不是很在意,我们家也没有给他整理完备,这给这套全集的编纂增加了很大难度,老头儿如果生前认真一点,可能全集编起来能够更顺利一些”。他对参与全集编纂的全体人员表示感谢,“他们确实花费了大量心血,这是我们家人做不到的”,并感谢读者一直不离不弃守候着全集,正因为读者的热爱,这套书的出版才有了更高的价值和更强的现实意义。

(编辑:郭青剑)
75秒飞艇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极速快三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北京快乐8